西安律师事务所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业务领域 > 股权分割 >
西安刑事辩护律师离婚案件中拟上市公司发起人
2017-10-15
 随着离婚案件夫妻类型的日益复杂,股份公司股权分割的状况在离婚案件中已屡现不鲜。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转让与有限义务公司股权转让不同。有限义务公司股权转让存在股东之间的优先购置权,但股份有限义务公司股权转让的制止性规则,在于《公司法》及相关法律的规则。很多离婚案件中,夫妻一方名下存在共同一切、运营的公司或企业,而这一公司或企业的股权通常也就构成了夫妻共有财富或婚姻财富的一局部,在离婚以后,夫妻双方通常不太可能会继续共同运营其公司或企业,这也就触及到了企业在离婚时的分配问题,而通常的做法是由夫妻一方购置对方配偶具有的全部份额,而本人则继续运营该公司或企业。但关于有限公司和股份公司股权转让的操作不一,在理论中遇到的问题可能也不会相同。
 
  案例:
 
  张兰(女,化名)与李力(男,化名)结婚十七年,现有一女十五岁,三人均为沪籍。2002年,李力家族在上海松江合资发起成立一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有五人(其中包括二个法人),张力持有该股份公司20%的股权,并系该公司董事。该公司注册资金8000万元。目前,该公司拟在沪市上市。张兰与李力因感情不和,欲解除,但双方对股权分割达不成分歧意见。故产生争议。
 
  剖析:
 
  依据2006年修订后的《公司法》的相关规则,发起人对持有的本公司的股份能够停止转让,只是《公司法》规则了一些限制性的条款。由于发起人对公司的成立及公司成立初期的财富稳定和组织管理具有重要的影响,所以为了维护其他股东和公众的利益,避免发起人应用设立公司停止投机活动,保证公司成立后一段时期可以顺利运营,普通会对发起人所持股份的转让予以限制。
 
  《公司法》第142条规则:“发起人持有的本公司股份,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一年内不得转让。公司公开发行股份前已发行的股份,自公司股票在证券买卖所上市买卖之日起一年内不得转让”。分离修正前的《公司法》停止比照,能够看出2006年修正后的公司法放宽了对发起人转让股份的限制,将制止发起人转让其所持股份的期间从三年减为一年。
 
  本案中,李力还是公司董事。修订后的《公司法》对股份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所持股份的转让也有限制性规则。为了避免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用内情信息从事股票买卖,,《公司法》对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所持有的股份转让也做出了一定水平的限制。《公司法》第142条规则:“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向公司申报所持有的本公司的股份及其变动状况,在任职期间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越其所持有本公司股份总数的25%;所持本公司股份自公司股票上市买卖之日起1年内不得转让。上述人员离任后半年内,不得转让其所持有的本公司股份。公司章程能够对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转让其所持有的本公司股份作出其他限制性规则”。能够看出。修订后的《公司法》放宽了对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任职期间转让股份的限制,将绝对制止转让修订为允许有条件转让;其所持本公司股份同样自公司股票上市买卖之日起一年内不得转让;另外新增了上述人员离任后半年内,不得转让其所持有的本公司股份的规则。法律同时还允许公司章程经过做出其他限制性规则来进步这一请求。
 
  有人以为,离婚案件中,有限义务公司股东所持股份自身就是,固然注销在夫妻一方名下,仍是夫妻双方的共同财富。因而,由一方名义持股本质上为夫妻双方持股,因而,离婚时,只需夫妻对股份归属停止商定,如将一方持有的股份商定归另一方一切,不应属于《公司法》以上规则中的“转让”。
 
  2006年7月25日发布施行的《中国证券注销结算有限义务公司证券注销规则》第21条规则:“当事人因继承、捐赠、依法停止财富分割(如离婚、分家析产等情形),法人兼并、分立,或因解散、破产、被依法责令关闭等缘由丧失法人资历的,资产承袭人申请办理过户注销时,应当向本公司提供有效的证券归属证明文件及本公司请求的其他资料,本公司对过户注销申请资料审核经过后,办理过户注销手续,并向申请人出具过户注销证明文件。”据此,有些人以为夫妻离婚时,一方持有的股份协议归属另一方,只需办理非买卖过户手续即可。我们以为,这样的了解有误,股份公司发起人、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具有配偶和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双重身份,在离婚协议中的商定,不能与《公司法》中的相关规则对立,也不能可能隐性的进犯其它股份公司股东的合法权益,因而,不能简单的根据中央证券注销结算公司的相关规则直接办理非买卖过户注销手续完成股权的转让。
 
  案例中,张兰与李力商定,由李力承诺公司上市后的五年之后,将本人持有的公司股权转让给张兰,对张兰来说,可能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其一,由于李力是发起人兼董事,因而,每年转让给张兰的股权不能超越其持股比例的25%,因而,转让李力一切股权需求在4年完成;
 
  其二,若想疾速转让,独一的方法是李力辞职,但在辞职后的半年之内不能转让其持有的股权,只能在半年后一次性转让;
 
  其三,若李力违约,将其持有的股份转让给第三人,且办理了买卖手续,张兰只能经过与李力的协议追查其违约义务,因而,双方的协议对违约的弥补及罚则应当明白详细和详尽。
 
 
  夫妻正在闹离婚,丈夫私自将家族公司的夫妻共同股权,一局部转让给母亲,后又由母亲转让给其他公司。
 
  12月1日,法院终审认定,这是一种歹意串通行为,最终判决一切股权转让协议都无效。
 
  离婚缘由
 
  公司以为女方侵占700万
 
  1999年9月9日是赵某山与陈某稚成婚的好日子。
 
  2001年4月,赵某山和母亲刘某仪注销成立了东莞市天某环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为50万元,其中赵某山占90%股份,刘某仪占10%股份。
 
  2007年,赵某山与陈某稚感情呈现裂痕,并由于天某公司财务的问题有了分歧。天某公司以为陈某稚存在侵占公司资金的问题,数额达700万。去年3月,公安机关介入调查此事。而在此之前,双方之间的财富分配纠葛,呈现了戏剧性的变化。
 
  转让股份
 
  离婚前男方两度私转股份
 
  2007年12月12日,陈某稚向法院起诉,请求离婚。但在之前的11月25日,赵某山在未与陈某稚协商分歧的状况下,将其在天某公司80%的股份,以40万元的价钱转让给母亲刘某仪。
 
  2008年7月11日,陈某稚与赵某山的离婚案件正在审理中。当天,刘某仪将天某公司80%的股权以44.8万的价钱转让给天某部落公司,并签署了《股权转让合同》。这笔钱在三天后进入刘某仪账户。同样是在7月11日,赵某山将其10%的股份,以5.6万元的价钱转让给鹤某广告公司。双方都在工商管理部门办理了公司变卦注销。
 
  据赵某山和鹤某广告公司陈说,股权转让过程中,买卖双方都没有对天某公司的资产停止审计,并且鹤某广告公司对赵某山与陈某稚的感情情况有一定的理解。
 
  获知赵某山将股权转让进来后,陈某稚以为本人的利益遭到损害,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终审讯决
 
  被告歹意串通 股权转让无效
 
  法院以为,天某公司的成立时间是在陈某稚与赵某山结婚之后,因而,赵某山在公司所占有的90%股份应认定为。
 
  而刘某仪作为赵某山的母亲,在完整知悉陈某稚与赵某山的婚姻情况下,明知赵某山未经陈某稚就将天某公司的股权停止转让,并受让赵某山夫妻共同财富股份,此行为是歹意串通,损伤了陈某稚的合法权益。因而,赵某山的转让行为无效。而刘某仪将股权转让给天某部落公司的行为,也认定为无效。
 
  此外,鹤某广告公司在完整知悉陈某稚与赵某山婚姻情况的状况下,受让赵某山在天某公司10%的属于其夫妻共同财富的股份行为,也是歹意串通。
 
  此案一审讯决后,赵某山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东莞中院在二审期间,陈某稚与赵某山的离婚案也作出判决,法院准予两人离婚。今年12月1日,东莞中院针对双方的股权纠葛,作出终审讯决,该判决维持一审讯决。
 
  陈某稚与赵某山曾经离婚,股权转让纠葛也曾经审结。天某公司的股权如何处置,还需求另行起诉。
 
  离婚律师咨询:182-176-64000 丁律师
 
  夫妻正在闹离婚,丈夫私自将家族公司的夫妻共同股权,一局部转让给母亲,后又由母亲转让给其他公司。
 
  12月1日,法院终审认定,这是一种歹意串通行为,最终判决一切股权转让协议都无效。
 
  离婚缘由
 
  公司以为女方侵占700万
 
  1999年9月9日是赵某山与陈某稚成婚的好日子。
 
  2001年4月,赵某山和母亲刘某仪注销成立了东莞市天某环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为50万元,其中赵某山占90%股份,刘某仪占10%股份。
 
  2007年,赵某山与陈某稚感情呈现裂痕,并由于天某公司财务的问题有了分歧。天某公司以为陈某稚存在侵占公司资金的问题,数额达700万。去年3月,公安机关介入调查此事。而在此之前,双方之间的财富分配纠葛,呈现了戏剧性的变化。
 
  转让股份
 
  离婚前男方两度私转股份
 
  2007年12月12日,陈某稚向法院起诉,请求离婚。但在之前的11月25日,赵某山在未与陈某稚协商分歧的状况下,将其在天某公司80%的股份,以40万元的价钱转让给母亲刘某仪。
 
  2008年7月11日,陈某稚与赵某山的离婚案件正在审理中。当天,刘某仪将天某公司80%的股权以44.8万的价钱转让给天某部落公司,并签署了《股权转让合同》。这笔钱在三天后进入刘某仪账户。同样是在7月11日,赵某山将其10%的股份,以5.6万元的价钱转让给鹤某广告公司。双方都在工商管理部门办理了公司变卦注销。
 
  据赵某山和鹤某广告公司陈说,股权转让过程中,买卖双方都没有对天某公司的资产停止审计,并且鹤某广告公司对赵某山与陈某稚的感情情况有一定的理解。
 
  获知赵某山将股权转让进来后,陈某稚以为本人的利益遭到损害,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终审讯决
 
  被告歹意串通 股权转让无效
 
  法院以为,天某公司的成立时间是在陈某稚与赵某山结婚之后,因而,赵某山在公司所占有的90%股份应认定为。
 
  而刘某仪作为赵某山的母亲,在完整知悉陈某稚与赵某山的婚姻情况下,明知赵某山未经陈某稚就将天某公司的股权停止转让,并受让赵某山夫妻共同财富股份,此行为是歹意串通,损伤了陈某稚的合法权益。因而,赵某山的转让行为无效。而刘某仪将股权转让给天某部落公司的行为,也认定为无效。
 
  此外,鹤某广告公司在完整知悉陈某稚与赵某山婚姻情况的状况下,受让赵某山在天某公司10%的属于其夫妻共同财富的股份行为,也是歹意串通。
 
  此案一审讯决后,赵某山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东莞中院在二审期间,陈某稚与赵某山的离婚案也作出判决,法院准予两人离婚。今年12月1日,东莞中院针对双方的股权纠葛,作出终审讯决,该判决维持一审讯决。
 
  陈某稚与赵某山曾经离婚,股权转让纠葛也曾经审结。天某公司的股权如何处置,还需求另行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