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律师事务所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律师解答 >
陕西西安律师富婆离婚千万家财变巨债 公婆起诉
2017-10-15
    今年三八妇女节前夕,正在打离婚官司的刘颖文(化名)来到广州市妇联找“娘家人”哭诉:因丈夫有外遇,她提出离婚。但丈夫和公公婆婆不同意,扬言离婚就要她“净身出户”。如今婚还没离成,夫家曾经把数千万的财富转移得七七八八,还经过诉讼“虚拟”了上千万的夫妻共同债务。一旦法院判决离婚,她极有可能不但“净身出户”,还要背上繁重的债。 文/图 记者练情情
 
  正在打离婚官司的刘颖文(化名)称丈夫转移财富,“虚拟”债务。记者提出要采访她。于是,她拿出7份判决书说:“你看完这些判决书就什么都明白了。”
 
  一场离婚 两度诉讼
 
  刘颖文说她和张松子斗争起家,最后却发现他“包二奶”,遂提出离婚。
 
  刘颖文说,她和张松子(化名)是同窗。1996年,25岁的她嫁给了26岁的他,次年育一女。两人经过打拼累计了数千万财富,有豪宅几座,张还是三家公司的股东。
 
  2009年7月,刘颖文第一次起诉请求离婚。她在起诉状中陈说,她发现丈夫早已与一女子非法同居。起初她苦言相劝,但丈夫变本加厉。该女子还深夜致电对她辱骂,以至要挟她女儿的人身平安。
 
  刘颖文还偷拍了丈夫与该女子的密切照片上呈法庭。但张松子坚称所谓“第三者”只是刘颖文的猜想。2009年9月28日,海珠区法院一审讯决夫妻俩感情未完整决裂不准离婚。刘颖文上诉,后以案情变化为由撤诉。2010年9月,刘颖文第二次起诉请求离婚,法院至今尚未判决。
 
  公婆起诉儿媳追债
 
  刘颖文说,平常夫妻的钱都交给婆婆。离婚诉讼后,公婆起诉称曾借钱给她和老公买房产,请求还钱,刘颖文即负债。
 
  2009年8月,也即是刘颖文第一次提起离婚诉讼后次月,刘颖文的婆婆郭某向海珠区法院递了两张状纸,主张刘颖文和张松子名下位于海珠区中信君庭的一套房屋和一个车位,都是夫妻二人向其借款购置的,请求返还借款共330多万元。诉讼中,张松子完整同意母亲的诉讼恳求。2010年10月19日,这两宗案件一审讯决,请求刘颖文和张松子连带归还郭某91.8万元。
 
  2010年8月,刘颖文的公公婆婆又向海珠区法院提起两宗诉讼,同样是主张刘颖文和张松子在中信君庭的另一套房子和车位,是他们借钱买的,请求返还350多万元。法院一审讯决夫妻俩返还333.9万元。
 
  这四宗案件判下来,刘颖文夫妇共需返还公公婆婆425.7万元。刘颖文不服,提起上诉。她在上诉状中称,他们家是由婆婆管家,夫妻的钱都交给了婆婆。公公婆婆都只是国企的退休人员,每月退休金2000多元,基本不可能借这么多钱给他们买房。目前,法院尚未对这四宗借款纠葛案作出判决。
 
  朋友再诉夫妻追债
 
  刘颖文说,老公协作同伴请求还垫付款,老公马上“认数”,她再添债务。
 
  让刘颖文愈加想象不到的是,在她打离婚官司期间,张松子的协作同伴潘某先后在萝岗区法院和汕头市金平区法院起诉张松子返还垫付款608万,张松子均乖乖“认数”。目前,案件曾经进入执行阶段。
 
  刘颖文以为,这是张松子采用虚假诉讼的方式来转移财富,以到达让其净身出户的目的。但她作为案外人,既无法取证,也无法申述。
 
  老公承认制造债务
 
  张松子说刘颖文把一个物业转到她弟弟的名下。刘颖文解释:“那套房子是卖给弟弟的。”
 
  “转移财富、制造债务的人是她!”昨日,记者采访张松子时,他对“能否有在离婚诉讼期间转移夫妻共同财富”避而不答,转而责备刘颖文转移财富、制造债务。
 
  张松子还说,离婚时,刘颖文还把一个物业转到了她弟弟的名下。对此,刘颖文解释:“那套房子是卖给弟弟的,2006年弟弟就曾经在那里住了,只是为了距离两年省下税费,才在2009年过户给他。”
 
  刘颖文形容目前两人的感情曾经“彻底决裂”,不可能坐下来协商了。夹在中间的是他们的女儿。女儿在法庭上曾表示,若是父母离婚,她愿意跟母亲生活。